照心非动,变与不变

  树上的纸牌说:「那来又变样儿了,

原文

来书云:“先生又曰‘照心非动也’,岂以其循理而谓之静欤?‘妄心亦照也’,岂以其良知未尝不在于个中、未尝不明于在那之中,而视听言动之可是则者,皆天理欤?且既曰妄心,则在妄心可谓之照,而在照心则谓之妄矣。妄与息何异?今假妄之照以续至诚之无息,窃所未明,幸再启蒙。”
“照心非动”者,以其发于本体明觉之当然,而未尝有所动也,有所动即妄矣;“妄心亦照”者,以其本体明觉之自然者,未尝不在于内部,但持有动耳,无所动即照矣。无妄、无牌照,非以妄为照,以照为妄也。照心为照,妄心为妄,是犹有妄、有照也。有妄、有照则犹二也。二则息矣。无妄、无照则不二,不二则持续矣。

  你看,有的是抽心烂,有的是卷边焦!」

注评

引陈荣捷注,刘宗吴曦:“‘照心固照,妄心亦照’二语,先生自为注疏已明。读者幸无作玄会。未病服药之说,大是可思。(《遗编》卷十一《阳明传信录》卷一,页八下至九上。)

  「可不是,」答话的是自个儿要好的心:

笔记

陆原静问,先生说“照心非动”,是因为照心是循理之心,所以说照心是静啊?“妄心亦照”,是因为良知也在妄心之中,所以听到言动能不背弃规则,都以有天理在起效果吗?然则,既然说是妄心,在妄心能够说是照,在照心就能够说是妄了。妄和息有哪些差异呢?妄心是还是不是就告一段落了?说妄心亦照,所以说心无论曾几何时都可照,所以说真心无息?作者对此还未明了,请先生再教小编。
王阳明说,说“照心非动”,那是说心之本体虚灵明觉,自然能够照,未尝有所动,有所动正是轻易了;说“妄心亦照”,那是说心之本体虚灵明觉,未尝不在妄心之中,可是此时心体是有着动的,假使不动,心体就足以照。说无妄、无牌照,不是把妄心等同于照心,把照心等同于妄心。说照心只是照,而妄心只是妄,尚且有妄和照的分别。有这么的个别,正是隔绝,割裂了正是有停息。无妄、无牌照就不割裂了,不割裂,就不停息。

妄心和照心都是心,说心是妄心,是因为心杂乱,妄动,说心是照心,是因为心澄澈小雪,能够照物。并不是说人有四个心,1个是妄心,只管妄,像个精神病一样,只管破坏、捣乱;一个是照心,只管照,行使医师的天职,时时刻刻瞅着神经病。就意况而言,有妄、有照,常人之心有时杂乱,有时澄明;就本体而言,无妄,无牌照,不论凡圣,都有灵魂。
心在其余时候都没有甘休,人起了邪念,无法无天时,心体澄明的本质如故是不变的,只是被遮挡了而已,不是说良知突然不在了,所以说“妄心亦照”。
陆原静的分析方法,平时进入二元冲突逻辑,王阳明则主张浑然一体。

  它也在冰冷的大风里褪色,凋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