宦海浮沉恶

说及苏东坡,世人无不高山仰之。

来人弘扬苏和仲,盖其手创之不朽文化功业。他的诗句、小说、书法,堪称“三绝”,立极宗师;而他的性子之淡泊,本性之跌宕,累处逆境却不改忠君爱民,甘为苍生造福的高古风采,也引得历代文士太傅竞相折腰。集道德著作于寥寥的海上道人,其继承者影响当不在屈平、李杜、韩柳之下!而她的雅量,尤为作者所倾倒。

宋元符五年10月,苏文忠遇赦,甘休四年流放从江西北归。时据说,他将入朝拜相。曾经在哲宗朝为相的章惇之子章援,因惊悸其父对苏文忠的损伤甚多而受报复打击,刻意写了一封长信给苏子瞻,央浼他的宽宥。对官场恩怨早视作云烟过眼的苏仙即作覆书,坦诚相告:“伏读来教,惊讶不已。某与御史定交二十余年,虽中间出处稍异,交情固无增损也。闻其高年,寄迹海隅,此怀可以见到。但未来者,更说何益,惟论其未然者而已。”这种既往不咎,敬性格很顽强在千难万险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友情,千恩万谢的怀抱,端的令人击节叫好。

应予补书单笔的是,苏轼与章惇确有“同年”之谊。仁宗嘉佑二年,苏子瞻、苏文定兄弟俩和章惇均为同榜贡士,并做了颇负交情的至交。但在哲宗亲政,章惇、蔡卞当权之后,因为政见的矛盾,以“讥刺先朝”的犯罪的行为将苏仙降职免官,贬置梅州。绍圣八年,再贬为琼州别驾,发配儋县。身为长史的章惇还特地下了一道命令:不许苏氏兄弟在官舍居住。约等于说,章惇不但在政治上对苏东坡排挤、打击,何况在生活上也对苏仙加以设障、留难。

再度危机之下,苏和仲只得租用民房栖身。可谓月黑风高,相当受凌辱!三千多少个苦熬的悬梁刺股,苏仙身心饱受侵害。那样的政治恩怨和生活倒逼,无论身处哪个人身上,都以麻烦放心,日思夜想的!但达到苏和仲头上,既不想翻历史的旧账,也不计较个人的恩恩怨怨,反而用“更说何益”一笔带过。这种宽庞多量,实属少见。

令人特别激动的还在,人弃小编取的苏子瞻极度思念与章惇的“同年”之谊,并为其遭贬后的生活、健康而怀恋。在给章援的覆信中,苏仙叮嘱他完美照拂年迈的老爸,多备些“家常用药”,“切不可服外物”。苏文忠还给病中的章惇寄去部分方剂,嘱其多多保重自个儿。苏文忠对危机过本人的章惇,仍像对老朋友这样,关爱有加,不计前嫌。他的超计生大度,到了把磨难、冤屈、创伤留给本人,把友谊、关爱、真情都付于外人的地步。不求利己,唯为助人,如此博爱、宽厚的心地,即便放在当世,又有多少人能及?

都在说文士器量狭窄、小鸡肚肠,那就看看海上道人那位大文豪吧!自然,苏和仲的超生大度,并不意味着混淆黑白,未有准则。正好相反,他所持的政见、立场,极度坚定;也正为此,他既得罪于变法的王荆公,又不苟同于尽废新法的司马光,才遭致数度受贬,外放流浪。

可是,苏仙未有把政见不同、仕途沉浮与对象情谊拴在一块儿,像前日的一点人那么,一切以政治正确为转移,以致成仇凶横,落井下石。在苏文忠来讲,你自己政见虽异、自作门户,但私俗世的交情尚在、情谊尚存,还是能够做生活中的朋友。他与王文公、司马光,包含章惇在内,都短时间保持朋友关系,而不受宦海迁谪之左右,不为恩恩怨怨所影响,正彰显其人格的高标。宦海风云恶,文心两相守。他与王安石之间的交往,堪称文坛美谈。

苏和仲是性感、有趣的,苏轼又是兀傲、坚韧的。八十余年的漂流,苦痛魔难,终不改其人性本善的信心。他说:“吾上能够陪玉皇大天尊,下可以陪卑田院乞儿。眼下见天下无三个不是诚实人。”

大方的苏东坡,屹立于对大写的“人”的深爱与坚信的巨石之上!这种人类情感、人文心思,如电光火石般划过千年夜空,照亮华夏!大度东坡奇伟男,绝代风华千古传。海上道人的博爱大度,与豪放的苏词、隽永的苏文、飘逸的苏字相映成辉,成为国人永远注指标一道秀丽历史景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