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回忆,那些属于妈妈的日子

  清晨,搀扶着老母亲

蒲京 1

  散步在早市路边

       
我的妈妈叫春芹,很接地气的名字。在我与她28年来的亲密相处中,我总结出她比较明显的3个典型特征:勤劳,节俭,刀子嘴豆腐心。但就是这样一个普通的劳动妇女,也带给我最多的爱,信念。

  胡同口木凳上

       
我们家有兄妹三人。在那个普遍双职工的年代,父母却只是临时工的身份,可想而知,日子过得比较艰难。又要淘孩子,又要挣钱,妈妈总是很累。可是,妈妈却从来没想过不让我们念书。哪怕哥哥姐姐当时的成绩不那么理想,只要他们还想读书,妈妈就咬牙供着我们仨。

  坐着几位老奶奶

       
还记得,我刚上学时,妈妈给我买的新文具盒上有个小女巫骑着扫把的图案,妈妈意味深长地对我说:“考上大学,你也能飞起来!”那是我认真学习最初的动力。现在想来,她的话中还有深深的遗憾吧:因为家中姊妹众多,她只念完了小学。偶尔,她流露出对我高中毕业的三舅的羡慕。年少不懂事时,我还曾笑话只有小学文化的妈妈把鹌鹑蛋写错了,还曾看不起妈妈只会简单加法。妈妈却只是不好意思得笑了。如今想来,这种揭伤疤的行为真是浅薄得让自己羞愧汗颜。

  殷勤招呼母亲的

       
也正是因为妈妈受过没文化的苦,她比任何人都看重知识的力量。每当我们兄妹考试失利时,她都安慰我们放宽心,继续努力。同时,也会用她的方式督促我们。

  是我儿时的邻居

       
为了供我们读书,妈妈做过很多辛苦的工作:卖过菜,卖过饼,干过服务员。每份工作都勤勤恳恳,哪怕,起早贪黑。这也给我们兄妹在人生最初的阶段树立了良好的榜样。

  发小左庆平的妈妈

       
记得妈妈在凌晨进菜时,被小偷偷过两次。每次,妈妈都难过的吃不下饭。那时,我已经懂事了,心里很恨这些人,为什么要用小偷小摸伤害本就艰辛的菜农,伤害我勤劳的妈妈。这些经历也使我强烈渴望出人头地,让妈妈过上好日子。

  今年八十六仍然

       
也正是因为妈妈受过苦,所以她对挣来的钱基本舍不得花。除了人情往来,家里必要的开支,她为自己花的钱很少。有时,我会调侃她只吃馒头榨菜才省钱呢。我们兄妹挣钱以后,她也反复唠叨,不让我们大手大脚。不让我们给她买东西,批评我们都是乱花钱,然后添上一句:要是想买,还不如把买东西的钱直接给她呢。不过,有时她的吝啬甚至让我发怒。直到我想买房付首付作为投资时,才发现钱真的快难倒豪言壮语的英雄汉了。没办法,只能再攒两年。希望,没有太迟。

  耳不聋眼不花

       
总的来说,我的妈妈就是千千万万劳动妇女的典型,她们用自己的勤劳节俭扛起一个家的重担。她们用自己身上的美好品质,感染着儿女。同时,正因为她受过苦,她总是通过挑剔的方式,表达她追求更好的想法。

  真是人好身体好

       
她总是抱怨爸爸,也喜欢用别人家的孩子督促我们。爸爸年轻时不怎么过问家里的事,挣得不多,却抽烟又喝酒。年轻时,他们夫妻俩没少因为这事打嘴仗。虽然,爸爸喝醉时都是她贴心照顾,爸爸因为抽烟喝酒而身体出问题时,也是她辗转带着他寻医问药。可是,就因为她三天两头的抱怨、批评,真的是吃力不讨好。

  几十年不见她

       
现在,爸爸年纪大了,留在家里的时间变多了,也变得勤快多了。妈妈每次出门前,都要布置家庭任务。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检查。没做,她要批评抱怨,这我理解。可是,做了,她又要抱怨爸爸没做别的事情,没有眼色,我都忍不住同情我爸爸了:还不如不做呢。

  老人家还清楚记得

       
我有时候会无奈地和妈妈说:“你做多少事儿都是白做,就坏在这张嘴上了。”妈妈就不吱声了。我知道她很在意别人对她的评价,我也看到她有在改正。

  小时候我的乳名

       
现在,闲暇时,妈妈喜欢用我的照相软件拍照。她总是对我强调,拍她的左侧面,好看。我感到好笑的同时也感受到妈妈也渴望美丽,她很在意自己的白发和皱纹。年轻时,家庭的重担使她无心关注自己的形象;年纪大了,却无法阻挡岁月的摧残。我想,她不是不遗憾的!

  她养育七个儿女

       
现在,有这种拍照软件可以帮助她回复美丽,我希望以后的日子,有更多的时光为她拍照,带她享受生活。妈妈,爱你的心一如你爱我般拳拳,我会陪伴你,弥补你错过的惬意!

  大果穆巾庆平庆安

  小兰和胜利

  还有一个小的

  实在记不起名字

  大果叫左庆英

  是我小学时候的

  数学老师

  她丈夫马全胜

  年轻时参加过

  对越反击战

  立过军功

  退役后回到了家乡

  在劳动服务公司

  担任培训科长

  年轻时我们

  当教员做培训

  给全县几千

  待业青年上大课

  在劳动局

  和徐立顺王庆文

  四人合编了

  平邑县劳动志

  左家是少数民族

  做烧鸡是家传手艺

  当地人人都爱吃

蒲京 ,  至今延续三十年

  仍然红火如昔

  左妈妈跟儿子

  胜利住一起

  胜利子承父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