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志摩诗集

  难得,夜那般的沉寂,

                                       徐志摩

  难得,炉火那般的温,

来处不易,夜那般的安静,

  更是难得,无言的周旋,

谭何轻巧,炉火那般的温。

  一双寂寞的魂魄!

尤为难得,无言的绝对,

  也不必筹营,也不用评价,

一双寂寞的灵魂!

  更未曾虚骄,疑惑与嫌憎,

也不必酬营,也没有需求评价,

  只沉寂的坐对著大器晚成炉火,

更未曾虚矫、可疑与慊憎;

  只沉寂地默数远巷的更。

只沉寂地对坐生机勃勃炉的热力。

  喝一口白水,朋友,

只沉寂地默数着远巷的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