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京:韩日缵古诗,11红楼梦诗词鉴赏

遥瞻棹楔暮云横,屈指词林几盛名。出自朝端称大老,没从乡里祠先生。道昭筵几千秋重,典协蘋蘩百代情。最喜庭前多雨露,森森玉树正敷荣。——明代·韩日缵《周文恪公祠堂》

、咏白海棠限门盆魂痕昏,

周文恪公祠堂

明代:韩日缵

明广东博罗人,字绪仲。万历三十五年进士,除检讨。累迁至礼部尚书。时宦官用权,人皆畏其凶焰,独日缵坦然处之。后充经筵讲官,得熹宗称善。卒谥文恪。

韩日缵

闻说南荒溽暑,原来海国寒多。盘石桃花未□,长安春色如何。——明代·韩邦奇《盘石道中
其二》

盘石道中 其二

依阿新法疏高铨,监税荆南倏左迁。为信生生出因果,东皋犹有施僧田。——明代·韩守益《张商英祠》

张商英祠

虚馆昼无事,秋光惊客心。疏篱三径菊,斜日万家砧。行役嗟归雁,幽情望远岑。缶中有桑落,相对一豪吟。——明代·韩邦奇《九日邀石泉大司寇
其一》

九日邀石泉大司寇 其一

明代:韩邦奇

虚馆昼无事,秋光惊客心。疏篱三径菊,斜日万家砧。

行役嗟归雁,幽情望远岑。缶中有桑落,相对一豪吟。

1

         
探春,斜阳寒草带重门,苔翠盈铺雨后盆。玉是精神难比洁,雪为肌骨易销魂。芳心一点娇无力,倩影三更月有痕。莫谓缟仙能羽化,多情伴我咏黄昏。

     
宝钗,珍重芳姿昼掩门,自携手瓮灌苔盆。胭脂洗出秋阶影,冰雪招来露砌魂。淡极始知花更艳,愁多焉得玉无痕。欲偿白帝凭清洁,不语婷婷日又昏。

蒲京 ,       
宝玉,秋容浅淡映重门,七节攒成雪满盆。出浴太真冰作影,捧心西子玉为魂。晓风不散愁千点,宿雨还添泪一痕。独倚画栏如有意,清砧怨笛送黄昏。

     
黛玉,半卷湘帘半掩门,碾冰为土玉为盆。偷来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缕魂。月窟仙人缝缟袂,秋闺怨女拭啼痕。娇羞默默同谁诉,倦倚西风夜已昏。

     
湘云,其一神仙昨日降都门,种得蓝田玉一盆。自是霜娥偏爱冷,非关倩女亦离魂。秋阴捧出何方雪,雨渍添来隔宿痕。却喜诗人吟不倦,岂令寂寞度朝昏。

       
其二蘅芷阶通萝薜门,也宜墙角也宜盆。花因喜洁难寻偶,人为悲秋易断魂。玉烛滴干风里泪,晶帘隔破月中痕。幽情欲向嫦娥诉,无奈虚廊夜色昏。

二、菊花诗

忆菊-蘅芜君怅望西风抱闷思,蓼红苇白断肠时。空篱旧圃秋无迹,瘦月清霜梦有知念念心随归雁远,寥寥坐听晚砧痴。谁怜我为黄花病,慰语重阳会有期。

种菊-怡红公子携锄秋圃自移来,篱畔庭前故故栽。昨夜不期经雨活,今朝犹喜带霜开。冷吟秋色诗千首,醉酹寒香酒一杯。泉溉泥封勤护惜,好知井径绝尘埃。

供菊-枕霞旧友弹琴酌酒喜堪俦,几案婷婷点缀幽。隔座香分三径露,抛书人对一枝秋。霜清纸帐来新梦,圃冷斜阳忆旧游。傲世也因同气味,春风桃李未淹留。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