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鞋之谜

穿褐色大农的人快步走近观摩厅休息室,猛烈地敲着扣紧的房门。门里悄然无声。他掀动门柄,走了进去。“菲利浦!”“格尔达!我亲爱的……”一位亭亭王立的年轻姑娘,两眼哭得通红,一头扑进他的怀抱。菲利浦尽力安慰她,柔声细语地表露自己的满腹同情,疼爱地抚摩着埋在他肩头的秀发。空旷的房间里只有他们二人。贴墙摆列着一排长椅,其中一把椅子上放着水獭皮大衣。菲利浦·摩高斯温柔地搂着姑娘,抬起她的下巴。“不要这样伤心,格尔达,都会顺利过去的。别哭,亲爱的,我求求你!”姑娘擦干泪珠,强作笑容。“噢,菲利浦!你来了,我多么高兴啊……我孤怜伶一个人待在这儿……等了又等……”“我理解你的心情,”他环视室内,眉头不禁微微一整……别的人呢?在这种时候他们怎么能扔下你一个人不管?“二人走到长椅旁坐下。格尔达·道恩睁大一双秀目,直勾勾地呆望着地板。年轻人本想再找一些话来安慰她,可是终于无言相对。他们置身大医院之中,四周是一片寂静肃穆气氛。尽管医院里到处都在紧张忙碌,但任何声音也传不进休息室。暗无光泽的四堵白墙仿佛从四面八方直逼过来。“喔,菲利浦!我有点儿害怕!吓死我了!”

“菲利浦……”“请原谅我,格尔达。我从医院回来的时候,勃利司脱告诉我你正在休息。我知道,丹宁小姐和亨德利克把你送了回来,我不想打扰你。另外,我当时还得出去一趟。事务所里有急事。可是现在我在你身边了,格尔达。”“我很累。”“我知道,亲爱的,……格尔达,这件事我该怎么对你说呢?格尔达……我……”“菲利浦,你说吧……”“我不知道,这件事该怎么说才好。你是我最亲爱的人。你知道,我是怎样对待你的!可是,社会……舆论……他们会说,如果你……如果我们……”“菲利浦,难道你真的以为,这对我会起什么作用吗?”“他们会说,我娶的是阿拜·道恩的几百万美元。”“我现在不想谈结婚的事。你怎么能想到这儿呢!”“不过,格尔达,格尔达!唉,亲爱的,我连动物都不如,又惹得你哭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