吏治风暴【奥门新浦京的网址】

被执纪执法小分队查住包括罗方宝在内的15名干部,严格按照程序先经市纪委、市监察拟定处理意见文件,又经过市委书记会、常委会,讨论审定,又交四大班子联席会广泛征求意见,最后才以市纪委、市监察局的明文公开发文公布处理决定。各新闻媒体也都在要闻节目里报道了处理决定全文。罗方宝最终也没有逃脱被双开的命运。还有四人因上班工作时间打麻将也被双开,其他人员都根据违纪情况分别给予留党察看,行政记大过等相应处分。为强化警示效果,市纪委、市监察局又在全市副科级以上干部中分片集中办了严正法纪轮训班,让受查处干部中几个认识深刻悔过自新比较好的典型现身说法教育,以其切身经历教育广大干部提高遵纪守法的自觉性。应该说市委书记乔峻岭对这些工作的部署掌控都非常到位,切割分寸把握的也比较精准。十五名受查处的干部中罗方宝职务最高,错误行径也最为恶劣,双开名单中以他打头也最为天公地道。其他人员视其情节轻重有别,大体上也合情合理,也基本上算是心服口服。这个结果出来,立刻在网络上引起激烈反响。很多网民在《夏河论坛》上发帖评论。有的说:“共产党什么都管,今天才开始动真格来管共产党。”也有的网民立刻就写顺口溜发帖:“罗方宝一大怪,坏水流遍工商界,嫖娼被抓真痛快,从此夏河除一害。”还有的帖子说:“原以为闹腾什么‘干部作风建设年‘不过是像正月里闹庙会,热闹几天就算了。没想到市委还真下铁扫帚来了几下子,但愿能够一扫到底。共产党万岁!”……等等还有很多,基本上都是正面肯定和赞扬的议论,没有明确的反对言论。这就说明市委抓干部作风转变的举措还是深得民心的。作为市委书记的乔峻岭,在关注本辖区内社情民意的工作方面并不单看党报、电台、电视台这些官方媒体,网络上一些正面和反面的言论也经常浏览过目,另一个渠道就是隔一段就抽时间翻检选看群众来信,从中也经常能够发现一些有代表性或苗头性的问题。虽然如此,也难免百密一疏,群众反映罗方宝贪污腐化的问题也不是一天了,但很多事是查无实据,难以出手。然而这次完全是他自己栽了,罪有应得,顶风违纪,撞到枪口上来了,自认倒霉就是了,就是怨天怨地又有什么用呢?你自己不带草帽不打伞,还就不让老天爷下点雨,以为老天爷光会打雷吓唬人呢!好汉子跌倒怨自己,赖汉子跌倒怨人家。这就是人和人的区别。处理违纪干部的事揭盖以后,罗方宝当天下午就跑到苍山市去找他姨兄弟何志达。何志达正在开会,一直等到散会以后才见了面。跟着何志达一进市长办公室,罗方宝反手就把门碰上,坐在沙发上就号啕大哭:“志达兄弟,咱俩可是瓜连藤藤连瓜的自家兄弟啊!你这堂堂市长比他乔峻岭老家伙官也小不到哪里去呀!就让他这样把哥我逼得去上吊呀?”没有从乔峻岭手里挣出来面子,何志达本来就一肚子气,见罗方宝又是这样失魂落魄没一点体统的样子,气就更不打一处来:“你嚎叫啥?你以为你是谁?办下什么光荣体面披红戴花上街去夸官的事啦!要是再这样不争气又不懂事,我可给你揩不起这屁股!”罗方宝立时就压低了嗓门,嘟嘟囔囔着说:“有啥大不了的错,不就是放了一炮赶上点背栽到姓乔的手里啦!他们就干净?姓乔的家里锅底上就没有一片黑?要是不沾腥,除非呀是玻璃猫!我敢打保票,他和盖三县就有一腿,而这一腿还很有些年头啦!”罗方宝多少年死缠烂打就一直瞄着盖三县这颗诱人的葡萄,现今落到这般境地,吃葡萄的愿望肯定是要落空了,就不如说她是酸葡萄,最好是烂葡萄才解恨哪!“哥你说这有屁用?人家现在大红大紫,有多少屎多少黑屁股大也能盖住。你就好这一口,晾在了台面上就成了臭狗屎。”何志达抽出两根软中华烟,扔给罗方宝一支。还没等他转身去桌抽屉里找打火机,罗方宝就已经摁着打火机杵着两条棒槌腿凑上来先给他燃上。虽然何是弟罗是兄,弟在台面上,只要有求于弟,就得像皇协军伺候皇军一样亦步亦趋地奉承着。有用者就是上帝就是大爷,这个世界是永远也不会公平的。好半天,这兄弟俩相对无语没有说话,一根接一根地抽烟。偌大的办公室里立刻就飘散开一团又一团的烟雾。快下班的时候,秘书来请示何市长还有什么事情需要安排,何志达才想起吩咐在宾馆定一桌饭。这桌饭的真实用意当然是在为罗方宝老兄压惊。不过所为何事当然在饭局酒桌上一句也不能道破隐情。何志达只对陪客人员说陪省里来的罗处长吃顿便饭。然而这顿便饭吃下来也少不了几千元人民币的干活。酒足饭饱之后,姨兄弟俩又到洗浴城休闲了一番,一切尽兴之后又开了一间豪华客房。二人同居一室,不开电视也不去上网,拧亮了床头灯,躺在床上,隔着只有几十公分宽的床头柜开始了密谋长谈。何志达说:“宝哥,兄弟不是不为你的事尽心尽力。上周三在乔书记家里差不多耗了一个整宿的蘑菇大战。好话说了一仓库,利害也都摆明了。老家伙也不是一句也听不进去,实在是你这错犯的太低级,太掉价,堂堂一个大商贸局长,应该是送到嘴边的还打发不开,何至于去荒郊野店找那些狐兔野鸡?”罗方宝说:“我的好兄弟哎,一级是一级的水平么!人常说‘人比人气死人,货比货就得扔’。我这小处级怎能和你这堂堂大市长相比?”要说干正经事大多时候都掉链,说起找女人来,罗方宝可还是振振有词哩。一句话就让何志达摘了眼镜去揉眼睛,张了张口也没有吭出声来,只好去咽几口唾沫。何志达便在心下暗自思忖:这市长并不是皇帝养着后宫粉黛三千,也不是想找谁就每天静等着皇恩雨露来临幸。从副市长到常务副市长我在夏河干了差不多十年,去年忽悠盖三县进了一趟北京,又在聚鑫缘住了一宿,满以为煮熟的鸭子还会飞了?结果是一车大蒜全卖光了,老子连辫没摸着。何志达自顾想心事,冷不丁罗方宝又问:“倒是给哥想个主意,究竟咋办?咱给夏河拼死拼活干了二十多年,就这样给撸光了屁股?哥我的人是丢尽了,可傍着您这市长的大脸面,我丢得起,您堂堂市长大人也丢得起?”这一下把何志达的火又给拱起来了。“哥你别唱戏不打傢伙光白说,捡有用的拳脚来两手。兄弟也不是脸上没有四两肉的白皮脸,谁敢抹咱的脸,摸准了穴位也敢踹他的命门。”“啥有用?”反正也睡不着,躺下了的罗方宝一脚蹬开了被子坐了起来,叉着两根棒槌腿把被子夹在裆间。“只要能扳倒乔峻岭这狗娘养的,让哥给人舔尻子都不会眨眼!”“真有这骨气?”何志达也睡不着,索性就坐起身了,光着脊梁背对着床头壁灯,阴森森的脸上两只深眼窝里透着凶光:“咱弟兄们做事即便是放屁也要带响。要闹就闹他个刺刀见红,让他老小子吃不了兜着走。”“哪会有假?谁落草鸡毛就不是人养的。”罗方宝气呼呼地在自己膀子上撸了两下,也不知是抓痒还是在撒气:“人非圣贤,岂能无过。这次的事是哥管不住下头,怨我自己情真不假。可我检查也写了,派出所罚款也交了,纪委、监察局、副市长副书记该打点的也都打点了,可就是乔峻岭这老小子不松口,费死力气也白搭。他把哥整得连个裤头也没留,哥恨不得扒了他的皮,喝他的血才解气。”“哥啊,说到底你这点事还算是小事。”“啥?”听了何志达说他的事是小事,罗方宝勃然大怒,一屁股蹭到了床沿,两只脚扑楞着去趿拉拖鞋。“把我的饭碗都砸了,还是小事?等把脑瓜拧下来才算是大事?你这当兄弟的说话不怕闪了舌根!”“别急,听我给你把大事小情都归摞到一堆,掂量清了轻重缓急再发火不迟。”眼镜盒似乎是何志达的方向盘和灵感宝匣。尽管不是要看书写东西,一涉及到要害问题,他就下意识地要去鼓捣眼镜,等把眼镜片擦来擦去不再想擦的时候,何志达所考虑问题也就几近成熟。见何志达老是没完没了的擦个不停,罗方宝就沉不住气了,便就气哼哼的说:“有啥大事你就照直说,当你哥是外人?还用着这罗锅子放屁——弯弯曲曲拐这么多弯?”何志达终于把眼镜片擦好了。戴上了眼镜扶了一下镜框才说:“哥你不是外人是不假,我总担心经常串酒桌,喝高了以后就管不住把门的!”“你就把心放回肚里去吧!官也没有了,除了兄弟你,谁还请我喝酒?咱被双开,弄了个扫地出门啦,现今就已经不是官场中人了,还去搬弄啥个球的是非有屌用?”“这倒也是。”何志达本来不想讲的太明白,但有些事还要有具体人具体去办,目前最合用的人就是这个脸面人格都可以不要的罗方宝哥哥了。踌躇再三,何志达才说:“既然这样,兄弟就把话给你挑明了。从现在起,就只许干不许说。事虽简单,但是要慎重去干。不管有没有真凭实据,把你知道或者听到有关乔峻岭贪污受贿、买官卖官,还有和大老板盖三县的男女关系都用电脑打成材料。上至中纪委、最高检察院,下至省纪委、省检察院、省委书记、省长,省常委以上至少一个星期寄一份。还可以通过网络举报。我想这些事不用教你也会办到。”“唉!”罗方宝叹一口气,本来站着又一屁股坐到了床头上去了。“我以为大市长兄弟有什么尚方宝剑,锦囊妙计来着,闹半天去闹这匿名举报信,中央省市各级信访部门,这些东西每天都快用麻袋去装了。有几个人认真去看?凭几封黑信去扳倒一个市委书记谈何容易?不是我不尽力,也不是不会干,我总觉得瞎子点灯,是白费蜡!”“看看这胎气,不是兄弟小看你,真是军人的不是,战术的不懂。这就叫预热,营造气氛,准备由头。我北京上边路子野着呢!要不去年鲁国庭市长意外死亡以后竞争那么激烈,市长正厅官的纱帽翅轮着我戴?虽然没有在夏河当上了市长,来苍山也还是叫市长。站到了这个起跑线上,就一定还会有机会。年龄是个硬杠子,乔峻岭这老小子没有几年干头了。不过咱不能等到他瓜熟蒂落,让他到了站才下车。这次你的事他千不该万不该一点面子也不给我留。欺老不欺小吗,我毕竟比他年轻十几岁,至少够三个届差的年龄段。他也知道世界早晚是我们年轻人的,还就这么瞎眼无情,一定要来个赶尽杀绝。”罗方宝听了,立刻转怒为喜:“兄弟通天有路,这事就好办。只要上边有人来管,如今这当官的都是驴,哪个屁股底下不是一堆粪蛋子。磨道里还愁找不到驴蹄子印儿么?”何志达说:“找是好找,但要换位思考,讲究措辞,别让领导们看了就摇头。那样效果就会大打折扣。过些日子我上北京走动走动。另外,要想对付乔峻岭,见效最快的办法就是从他儿子乔宗伟这个赌棍身上下手。吃喝玩乐天天有,不信宗伟他不赌。但要抓好机会,办的巧妙,出奇制胜。还有最重要的大事就是中央要推行省管县,省里已经开始研究部署谋划方案。省管县以后,市管的区域和人口都减了一大半,夏河苍山两市合并就势在必行。好在许多人现在还没有反应过来,我们提早谋划争取捷足先登。不先把乔峻岭干倒,两市一合并他资历最老,省委邢书记对他又很赏识,真要让他再干几年,我们还有好日子过?你说这事和你个人那点事来比,算不算大事?”“是大事,是大事!咱就大事小事一起办。真要合并了乔峻岭还当书记,我就是到苍山再来找你,你也不敢留我。我现在是光脚不怕他穿鞋的,豁出去干他个鱼死网破。”罗方宝高兴了,似乎就像看见检察官拎着手铐向乔峻岭走来了。这样想着,就屁颠颠地到卫生间里放水去了。从卫生间出来,罗方宝突然又想起了什么,想了想又以商量讨教的口吻和何志达说:“兄弟,你说这举报材料不牵涉盖三县不行么?去年我离婚以后曾经和她谈过,倒是答应过考虑来着。在罗村上初中我们是同学,现在是我没有老婆她没有汉,早晚她也得寻个主儿呀!”“别冒傻气了,行吧!你以为你还是局长?就是当局长人家可曾正眼瞧过你?”何志达生气了,心想这男人们一遇到大美女就成了大傻B。我这一百二十个心眼四只眼的狐狸想吃葡萄还没摸着,你这两只眼的蠢猪,已经走到这一步了,还念念不忘这块天鹅肉哪!

从周五下午三点开始到凌晨三点结束,除去吃晚饭和召集治安民警协助巡查3个多小时,执纪执法小分队的闪电行动整整持续了9个小时,共查出违纪公职人员包括罗方宝在内15名。这其中最大的官就是正局级干部罗方宝。以此为揭幕战,夏河市的吏治风暴也就此拉开帷幕。《夏河日报》在一版重要位置,夏河电台、电视台也都在要闻节目里滚动播报。《夏河时报》还发表了署名为夏正言的本报评议员文章《从严治懒、狠刹玩风、除恶务尽》,义正词严的强调遵纪守法是公职人员的底线,转变作风提高工作效率是不可推卸的责任。充分表述了市委、市政府要把“干部作风建设年”活动抓出成效的决心。新世纪以来新闻媒体的传播力度,真可以说是史无前例地发达,电台的早新闻先给传送到耳边当日的要闻报,机关企事业单位一上班早报、日报、晚报一摞又一摞给堆到办公桌上,茶余饭后又是电视新闻的黄金时段,再加上网络媒体和手机短信的走家入户遍地开花,无论是好事还是坏事的传播,都已经形成了时空交错的多重覆盖。用没有不透风的墙来表述现实生活中的事态传播、实在是最为拙笨和词不达意的用语了。正因了传播力度的空前发达,夏河市委、市政府还没有对周五下午至次日凌晨的闪电巡查行动所查处干部作出处理,巨大的威慑力就已经形成,到周一上班以后再出动巡查,就没有一个单位和一例公职人员敢在上班时间干工作以外的任何事情。吏治风暴的首场揭幕战收到了立竿见影的效果。市委书记乔峻岭非常兴奋,看来只有动真格才能见实效,照此办理一抓到底,何愁干部队伍的作风问题“老大难”无法解决?人们常说“老大难、老大难,老大真抓就不难”,实践已经证明这是非常有道理的真知灼见。包括老百姓坊间俗话说:“人心似铁官法如炉”,这也很有些朴素的真理在里面。关键是看火怎么烧,钢如何去炼。市委书记乔峻岭一心只是去想怎样把“干部作风建设年”活动抓出实效,达到切实转变作风提高工作效率,就是想凝聚合力把经济建设促上去,还没来及去深度思考查处这些人以后有哪些负面的后果,特别是对他这个大权在握的市委书记个人及家庭会产生哪些报复性后果。乔峻岭是一位精明的政治家,但不是一个圆滑的政治家。正如同是一个毅然决定指挥发起冲锋陷阵的将军一样,最困难的并不是攻城拔寨,巩固和自我防护难度更大。因为你在明处,人家在暗处,防不胜防的阴谋诡计和各种损招都可以让你致伤。吏治风暴的第一仗闪电行动虽然大获全胜,但是乔峻岭很快就感受到了另一场说情风暴的压力。来自上下级不同岗位,老同学老战友、亲戚朋友老乡亲和左邻右舍。几乎能和他说上话的关系都动用了。按这次市纪委的最新红头文件,这些人基本上都够上双开了。真要是不问青红皂白一勺烩了,砸一个人的铁饭碗就等于是树了一个死敌。要是树上15个死敌,你这个书记后半辈子就别想安身了。除了想要个面子讨个人情外,很多人也还设身处地替乔峻岭自身去考虑问题。其实这些问题乔峻岭何尝没有想到呢!如果一个人也不敢得罪,那么精心组织起来的“干部作风建设年”活动就不如不搞。要是虚张声势地瞎折腾半天,市委的威信就会一败涂地。真正要想干成点事是没有回头路可走的。乔峻岭烦透了,除了省以上主要领导的电话外一概不接,连手机也让秘书拿着,只要估计是讲情者的电话,一概都回答说正在开会。每天晚上也总是很晚了才回家。怕的就是一些有资格的讲情者赖在家里泡蘑菇。这天乔峻岭偶感风寒,有些低烧,回家的时间比惯常早了两个小时。多年的军旅生涯让乔峻岭锻炼出了一套优良的生活习惯和一副很好的身体骨架。一般的伤风感冒从来不用药,适当的活动一下喝一气热水,用热水泡泡脚早一点入睡,正常情况下只要睡好了,第二天早晨醒来就会轻松许多。这就是乔峻岭最简单实用的养身之道,他特别相信一位老中医朋友的忠告:“要注意加强身体的免疫能力和相信正常身体的自我修复能力,如果常用药物去取代这些能力,实在是保健养身中最大的失误。是药三分毒,没有一个只管埋头大把吃药的人会健康长寿的。”似乎有点融会贯通,乔峻岭也常把这一理论来用于执政党建设的思考中。如果要是正常的公职人员,是应该具有这些起码的自我控制能力,也就不会去犯这些是非特别明显而且又是低级到丢人的错误。查处就等于是用药和手术去根治,要是怕违医忌医者报复,医生就不敢操刀做手术了么?想到主管整顿活动的市委副书记杨进忠在书记会上描述罗方宝嫖娼被抓之丑态时,乔峻岭便腹中起腻心下作呕,年年月月无数次的学习培训,党纪政纪考核检查,这个混蛋局长都干什么去了?就是石头还渗点水呢,这种混账真是油盐不进,好话不听。去年鲁国庭和主持人柳闻莺虽然是洗澡的时候煤气泄漏意外出事,给市委市政府闹的难堪就够大了,今年又出了个罗方宝嫖娼,而且还是在顶风做案,这种败类的恶劣程度真是让人匪夷所思。本来是想借机为由认真整治一下干部队伍形象不好的伤口,万万也没有想到刚要在操刀之前消毒清创,就又遇上个棘手的大脓包。新闻媒体都已如实将市委的闪电行动报道出去了,现在面临的问题就是如何准确无误而又恰如其分的予以处置。根本就不能有充好人留点余地的退路。真要是怯阵退避,那绝不是他乔峻岭的风格。虽然一些讲情的领导和亲朋厚友都有一些言之凿凿的忠告并非全无道理,然而真要是按着这些忠告去做,他这个市委书记就该自动挂冠而去了。正当乔峻岭回家路上一路想着如何去挤掉罗方宝这个干部队伍中大脓包的时候,一点也没有想到在家中还坐等着一个更大的隐形痈疽呢!这位披着夜色登门造访的不速之客,就是从夏河市调走的原常务副市长现在的苍山市长何志达。虽然到了苍山荣任市长,因家在夏河也还常回来小住。不过自从去年想当夏河市长的愿望落空后,就极少与乔峻岭单独碰面。虽然苍山和夏河都是北宁省西南部的两个平行市,但苍山市的工业基础和经济实力却都远不能与夏河相比。夏河在北宁的十强市中名列前三,而苍山市却只能排到十以后了。肉肥汤才肥呢,在何志达眼里经济强市的市长与贫困市的市长含金量当然是天壤之别。因为没有坐上夏河市长这把肥缺交椅,本来就对乔峻岭恨之入骨,但是受人重托的事关系到吃饭的家当,何志达还是舍下脸皮上门求情来了。乔峻岭回来的时候,何志达正在大客厅里用他带来的几样玩具和一堆糖果逗哄着小孙子京京一块玩耍。夫人梁红在忙里忙外地给何志达续茶,请烟和准备水果拼盘。一切准备停当了才记起自己还没有吃药。梁红是多年的高血压和脑动脉硬化症,药是一天三次,一次也不敢偷工减料的。一见乔峻岭回来,何志达马上站起来满脸堆笑地说“乔书记,真太辛苦您老人家,见天都要忙到这么晚才回家来呀!”梁红一边削苹果一边努了一下嘴说:“今儿个还算下早班呢!平常过不了0点才想不起有这个家。”“何市长,您好!”乔峻岭和何志达握了握手,说:“坐着,喝茶。好长时间没见面了,苍山那边情况咋样?这场金融海啸来势汹涌,对区域经济的冲击力太大了。”“嘿!苍山那边也实在不行。一是没有您这样的老领导掌舵,二是产业结构太过单一,抗风浪能力非常脆弱。各方面的现实条件都不能与咱夏河市相比。大海航行靠航手,应对大风大浪还是离不了老艄公呀!”乔峻岭十分反感何志达这种拍马溜须的逢迎客套,但因在自己家中不便作态,就只好顺势而为:“家家都有自己难念的经吧!你在咱夏河市政府任职多年,家底应该是特别清楚,就是没有金融海啸的冲击,这大都是资源型的产业结构,光是节能减排的压力就已经够大,再有这猝不及防的金融风暴就更是雪上加霜了。不过东方集团张罗起八圣山生态开发这一揽子项目,总算给夏河绿色生态环保的经济风景线增添了一抹亮丽。”“是够厉害,干得漂亮!这红梅董事长的气魄真是够大。苍山市那边就缺这样懂经营会管理而且目光远大的企业家。省报、省台的新闻报道我都看了,好家伙!这红色旅游开发,瑞系良种猪场、滑雪场,土特产营销中心四大项目还不算,还要抽水蓄能发电,向省会输运饮用水。这样的生态开发项目循环增殖,是做梦都梦不到的好思路哇!听说前段省委邢书记来视察,一下子就给拍了十几个亿?”“都还有待落实。”乔峻岭如实说,“不过这个一水多用方案和生态开发综合利用的一揽子项目,真是利国利民最优化的经营思路。现在的情况是说没钱真没钱,要是真有了优质高效的好项目,上下左右和方方面面的积极性就好调动,筹资问题就好解决了。好事要办好,除了人的因素以外,受惠的面越宽,融资的渠道就越多。省会正闹水荒告急,咱夏河正好就探到了优质的饮用水源。这是夏河人民的幸运,也是省会居民的福气。不管任何时候,无论哪一个行业,还是哪一个人,谁能离得了水呀!”拍马有术。何志达知道乔峻岭和盖三县都是三县垴人,且又有过草根恋的经历,因此就一个劲直夸盖三县如何了得:“建国马上就六十周年了,八圣山这么一穴宝地,藏在深闺人未识,还是在红梅老板这女强人手里才大放异彩。够让夏河商界那么多大老爷们企业家惭愧一百年了。”“那倒是。人家还真就是眼界不凡的夏河功臣。”乔峻岭并未往深处去想这是何志达讨好取悦市委书记的障眼法,只是实事求是的直陈己见:“包括我们这些党政干部在内,大家都跟头骨碌多少年忙于上传下达送往迎来的庸常事物中,少有时间静下心去认识研究实地踏勘这绿色生态的金山银洞。认真反省一下,作为夏河子弟,我们自愧的地方还很多。”眼瞅乔峻岭就要做自我批评了,何志达赶紧扭转话题:“乔书记,听说省里正在做区划调整的规划方案,苍山和夏河极有可能合并成立新夏市。就区域优势和经济总量来说夏河都占优势,也肯定会以夏河为主组建新的区域经济发展中心城市。您是德高望重的老领导了,如果要有机会,还是想跟着你干。心气顺,合力强,干起来才有奔头。”何志达故意把老领导和有奔头在发音上加重了一下,弦外之音自然是在不言中显示他年轻干部有奔头的优势。年龄是个硬杠子,在官场上年轻就是最大的优势么!乔峻岭心底无私,自然也无须藏藏掖掖这些路人皆知的官场明规则:“随着中央省管县体制的逐步推开,区划调整只是早晚的事了。至于夏河市与苍山市怎样合并,目前我还没听到来自正规渠道的确切消息。这奔六的年龄决定我的归宿已成定局,正在准备谢幕。只不过是想让夏河经济尽快走出逆势,站好最后一班岗而已。更长远的发展,世界肯定会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这正是何志达想让乔峻岭感受到他这个年轻干部在未来格局中的潜在能量,因为毕竟也站到了正厅级的规格上来了。官场上的选拔在正常情况下,要求具备的基本条件也就总归是那么几大项么!至于让谁上不让谁上,很多时候就看上边领导的眼眶子瞄准谁的人头了。夫人梁红知道凡来家里找乔峻岭的人都是有事要谈,准备好待客的茶烟果品以后,就拎着小京京和一堆玩具糖果到卧室里去了。因为去年为何志达提拔的事给丈夫吹枕头风闹了个大窝脖,所以就更不愿意掺和男人们在官场上的事了。只是还记得当初何志达到医院里给她送了一个卡,一直还扔在办公室写字台的抽屉里没有动。何志达一上门见面寒暄的时候梁红还提到卡的事,不过人家神态坦然,笑容可掬,随口就说多大点事呀,早就给忘了。现在这卡那卡的。谁的手包里没有一大把。管他谁给的,物尽其用就是了。又喝了一气茶,何志达抬脸看了一下墙上的挂钟,觉得左拐右绕的烟幕放完了,应有的铺垫也都坦陈了,最后的真实目的该着亮牌了,就说:“乔书记,您是老领导了,就是以后退下来也永远是我的老领导。现在有点坐憋事志达只能舍脸相求了,万望老领导高抬贵手?”乔峻岭一听,心下便立马一激楞,心想你要是怕鬼,这鬼偏就会找上门来的。不如先用钟馗驱鬼的宝剑来挡一下,省的多费口舌,双方都难受。于是就说:“咱都是夏河子弟,在一块共事多年,老实说我也很佩服你的才干和办事能力,也相信你会有个大有奔头的前程。只要不是涉及到这次查处干部讲情赦免的事,其它多难的事我也会考虑去办。”何志达扶了扶眼镜,镜片在灯光下晃出了两道奇诡的亮光。他紧追不舍,决不让乔峻岭避实就虚:“这次大张旗鼓整顿干部作风,一下子查处了那么多干部,我哪有时间和能力去管那么多事?再说这都事出有因,市委也不会凭空问罪。不过对我来说也是事出无奈,谁愿去没痒抓个脓包往自己身上揽疥疮呢?别的我都不管,就只说罗方宝的事。当然这首先是怨这个混账王八旦不争气,干出这丢人败兴的下三烂勾当!给了我当书记,也首先要杀一儆百、法不容情。但是乔书记呀,严峻的社会现实就是如此,有毛病的干部只要你认真去管,一抓就是一大帮,也不能都去一棍子打死,赶尽杀绝呀!回过头来再看,还要从每个干部自身的角度去想一想,罗方宝已经是奔五的年龄了,光在中层就干了二十多年,再熬几年该离岗了,这辈子修炼个处级的官职,也是他罗家坟上冒白烟了。真要是双开了,文不成武不就,他还能干什么去呀?一个大局局长,真要流落街头,这不也是咱党管干部的一大败绩呀?”其实何志达讲到的这些所谓道理也涉及到一些实际情况,乔峻岭何尝又没有想到过。作为管干部的市委书记,他当然早已在考虑这些干部果真要双开以后如何安置,还真的是要考虑一个给出路的政策。就是刑满释放的人员还要考虑其就业问题呢!年轻的公职人员还经得起掉跟头,起码在时间上还有回旋的余地,偏是这五十岁左右的干部一旦失足,半老头子了,还真是块粘手的热年糕掉在灰堆上,也真有点打不得又吹不得。之所以迟迟还没有开市委常委会最后决定这些违纪干部的处理结果,就是因为没有想好处理后的安置办法。现在的当局者乔峻岭才真正感受到解决干部作风问题这一老大难,并非难在发动一场声势浩大的整治活动,来一纸处理决定也更容易,真正的难度是在招架着四面八方的说情风,还有就是对被处分人员的生活安置及相关善后。肯定不能让他们太舒服,但在一定程度上还要体现人道主义关怀。见乔峻岭半晌不语,何志达以为他有所心动,便就继续加温再下说词,想一蹴而就,攻下这个难关来:“乔书记,我非常理解您老领导眼下的难处,也会从维护夏河市委、市政府的工作大局去考虑问题。我长这么大这样舍下脸来求您老领导开恩,也是平生第一次。请您老领导千万赏脸给个面子,给罗方宝保住公务员身份,宽大为怀吧!党籍可以给他开掉,已经是声名狼藉了,就只能退而再求其次。我知道这件事不做处理绝不可能,只能在孰轻孰重上去做文章。我也是责无旁贷没有一点退路,万望您老领导给他留个台阶,有个退路?”乔峻岭实在心烦的有点快要坐不住了,毕竟是在自己家中,只好强压怒气说:“志达同志啊,你越说越让我倒有有点糊涂了,罗方宝是他自己不争气,甭管事大事小结果只能是他自己自作自受,怎么会让你没有一点退路呢?”何志达知道是自己急于求成说话失口了,干脆就一语挑明:“罗方宝是我姨家独生子,犯下这等肮脏事,他倒没脸来见我,是我姨父姨母在家里住下不走,每天以泪洗面,饮恨度日。你说我要是大甩手一点也不管,于情于理父一辈子一辈的情分上都说不过去。”“噢……”乔峻岭点了点头说,“这我就明白了,我想你何市长也是绝顶聪明之人,一般情况一般关系也不会下此说词。”“那就太感谢你老领导体谅下情,理解志达老部下舍脸来求情的苦衷。”何志达以为最后挑明这至亲关系得到了乔峻岭的同情宽容,立刻就在沙发上欠身合掌打拱:“我是晚辈,就在此先替姨父姨母谢过老领导大恩大德。这个天大的面子志达没齿不忘,以后但凡不管您老领导在岗不在岗,只要有用得着的地方,定是万死不辞!”乔峻岭非常反感何志达这套江湖腔和交易人情的习气,心想已经都熬到厅级的位置了,说话做事怎么还都和土匪司令青红帮派寨主的德行一样?我们的有些干部并非是越往上走素质越高,有的反而是位置高了德行矬了。罗方宝不就是一个活例子么!堂堂的大商贸局长正处级干部,还给闹个嫖娼的丑闻出来。而且又出来个讲不下人情不松口的市长。这就真让人啼笑皆非了。他忽然想起一句记不清是谁的名言似乎就是专讲这些事:倒不怕大人物做了缺德事,最可怕的倒是因为缺德而成了大人物。眼前手边就有何志达和罗方宝这两个活例证,就像是正在映证着这句名言的现实性和存在的客观性。看来得不到乔峻岭书记从宽处理罗方宝的承诺,这个蘑菇是要泡到底了。这个何志达逼宫一样穷追不舍,实在是让乔峻岭闹心透了。他仔细回想了一下半宿的谈话自己并没有让何志达得到什么可以从宽处理的承诺,干脆就开诚布公的说:“志达同志啊,你也是相当一级的干部了,党纪国法的基本条款咱们之间不用细讲,也用不着打官腔和虚以委婉。这个讲情的面子我也是非常想留给你志达市长。多处理一个干部多树一个对立面,我乔峻岭能得到什么好处?就是按程序守规矩提拔干部,不收钱还落个知遇之恩的人情呢!”“是呀,是呀!”何志达眉飞色舞起来,心想这个老东西也知道自己没有几年干头了,总归还是开始动心考虑自己的事了。于是就说:“老领导讲的完全在理,真就是这么回事,现今的世道就是多栽花少栽刺。干多大政绩是公家的事,结下冤家可是自己的事呐!老领导你就只管放手放胆去办,这事冲着我来,决不能让您老人家白担责任。罗方宝肚里的心肝也是肉长的。我既来登门讲情,就会自有安排。”其实何志达身上就装着罗方宝给准备好的一张信通卡,卡里存着20万元。只是乔峻岭没有明确表态要从宽发落的承诺,他也不敢从兜里往出掏。以他对乔峻岭的了解真的把送钱的事讲明了,弄不好就适得其反。所以就只好摸着石头过河,来点含糊其辞的利益渗透,旁敲侧击地试探着推进。何志达心里一直都这样认为,这个世界上的官都认钱,只不过有些官只认钱不认人,而有些官则先认人而后再认钱。他的推理判断中,乔峻岭应该是后者。乔峻岭当然也明白何志达的意思,心想别看你是何四眼,多了一副眼镜框也还是认错人了。乔峻岭要是个拿着自家利益当回事的人,肯定也干不到今天。不过总归是都在一套班子里合作共事多年,不愿意说话办事太绝情,还是想多从正面影响一下何志达,争取他的理解,即便不支持,也不要反目成仇。乔峻岭骚了好一会头皮,才说:“志达同志啊,这些年吃喝玩乐风盛行,干部队伍的作风问题已成顽症,或者像有些人说的就是癌症。我们市委、市政府下这么大功夫,闹这么大动静,就是为了切掉懒散、奢侈腐败风气这颗大肿瘤。政府管经济,市委管党风。我这个市委书记现在就像是一个拿着手术刀的外科医生,面对着这个血脉分明的大肿瘤不切不行,可是真切也难,切不好手术不成功就更不行!”乔峻岭说着又去使劲抓脑袋,一边接着说:“真让人好头痛哟!”“那就保守治疗,带瘤生存。”何志达显然聪明过人,灵机一动伸长脖子挺起脸来继续弘扬他的理论:“就是对癌症和所有肿瘤的治疗,医学界一直就有争论,有很多病例已经证明,手术后的存活率很低,有些甚至或还不如保守治疗。有许多病人不是先死于癌症,而是先死于手术后的化疗。所以古圣贤倡导的‘无为而治’,很多时候比主动出击人为的强治效果还好。”比喻总是蹩脚的。非常能耐的是何志达能够借用乔峻岭的比喻来达到自己说客的目的。这就让乔峻岭更为大伤脑筋。真是能言善辩之士啊!何四眼这条三寸不烂之舌果然十分了得。乔峻岭心下不免暗暗吃惊何志达的诡辩能力,已经是这个级别的干部了,党纪国法在心目中跟本没有占位,甚至就认为是猴皮筋或面团,可以任意拉拽捏弄的。墙上的挂钟已经响过0点以后的又一个报时。梁红在卧室里哄着小京台,奶奶和孙子都已睡沉了。乔峻岭本来就有点感冒,早点回来是想热水泡脚后早些休息的,何志达的蘑菇战术让他的打算全泡汤了。这就让乔峻岭身心俱疲,涌上心头的便全是烦恼。时候不早了,何志达也沉不住气开始烦躁起来:“我说乔书记老领导呀,是好是歹您总得吭一声吧?半夜坐到五更,总得给个台阶下,让我出门吧?”这个情讲的真让市委书记乔峻岭做了大难,事关大是大非的原则问题,就是耗到天明,翻了脸也不会让步的,想了又想他才说:“从宽处理这个态我肯定不能表,新闻媒体都如实报道了,真那样岂不是开市委的国际玩笑?我知道你志达市长脑瓜灵,办法多,如有其它建设性的意见或办法,也不是不可以参考。我真的只能如实相告,乔峻岭这个笨家伙实在无计可施。真辛苦你志达市长,实在无能力,得罪了。”“实在不行的话……”这下轮着何志达抓脑门了:“正式处理之前,开一纸调令,把罗方宝的关系调出来行不?”“行啊,真有你的何大市长,不愧是百变神偷瞒天圣手。”乔峻岭伸腰打了个呵欠,不无嘲讽又深有意味的说:“你们苍山市政府那边出台一个红头文件,当引进人才招聘过去算啦!”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