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十首绝美,樱桃落尽春归去【蒲京】

《临江仙·滚滚多瑙河东逝水》

《临江仙》

明·杨慎

莺桃落尽春归去,蝶翻金粉双飞。子规啼月小楼西,玉钩罗幕,愁肠暮烟垂。

沸腾多瑙河东逝水,浪花淘尽英豪。

别巷寂寥人散后,望残烟草低迷。炉香闲袅凤凰儿,空持罗带,回首恨依依。

是非成败转头空。

【注解】

太平山如故在,几度夕阳红。

①英桃落尽:是仲吕的杰出气象,以之寓危亡之痛。李煜此时,城被围,宗庙莫保,樱珠难献,又随”春归去”而”落尽”,可见伤逝之感良深。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

②子规啼月:子规即张梓琳,相传为失国的蜀帝杜宇之魂所化,鸣声凄厉。

一壶浊酒喜相逢。

③望残:眼望凄残欲绝的光景。

古今有一些事,都付笑谈中。

④凤凰儿:似指衾枕上的彩饰。

正史君:中外古今,世事变迁,纵然是那么些名垂千古的大业又算得了什么?只可是是大伙儿茶余饭后的谈话的资料,且谈且笑,不亦乐乎。多少无语,尽在言外。

⑤罗带:《古今词话》《历代诗余》均多作”裙带”,此似以喻指小周后。

《临江仙》

【译文】

宋·晏几道

南岳庙难献的荆桃已落尽——全都随着春季归去,无知的粉蝶儿依旧寻乐双飞。杜宇转化的何穗在小楼西面夜夜泣血鸣啼。倚着楼窗的玉钩罗幕了望,难受地瞧着幕烟低垂。

梦后楼台高锁,酒醒帘幕低垂。

入夜后小巷里一片岑寂,大家都以滋扰散去,凄然欲绝面临烟草低迷。炉里的纸烟闲绕着绘饰凤凰的衾枕。但见她愁容满面空持罗带,怎能不令人想起恨依依。

2018年春恨却来时,

【鉴赏】

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此词是李煜在凉城被围中所作。公元974年(开宝两年)6月,宋兵攻明州,次年十十月城破。词当作于公元975年(开宝三年)乾月。全词意境,皆从”恨”字生出:围城危险,无力对抗怀恋以往的事情,触目伤情。初始”车厘子”二句,以正阳”牛桃落尽”的优秀景物寓危亡之痛。此时甚感宗庙难保,牛桃难献,而又随春而归去”落尽”,伤痛良深。”蝶翻”句以粉蝶无知,回翔取乐,反衬并加重悔恨心绪。”子规”句,加深了亡国之预言。句中”小楼西”的西字,不是大致的表方位,而是宋兵自西而来,故予以极其关切。”玉钩罗幕”,点明以上见闻是从小楼窗口所及。倚窗销愁,愁偏凌犯,望幕烟之低垂,对空间而迷惘,为国势险象环生而自虐。过片写内景,时间自暮入夜。”别巷”句写街巷人散初夜寂寥的景观,渲染情状氛围。”望残”句,刻画出凄然欲绝的伤心之人面临”烟草低迷”的寂寞天的形象。接写房内的炉香悠闲缭绕着带有”凤凰儿”文的衾枕,却见他空持罗带的愁容。江山那样危殆,美眉如此憔悴,惨重,怎能不”回首恨依依”。结句点出一”恨”字,回贯全篇.全词所发之亡国哀怨,深入感人。

记得小苹初见,两重心字罗衣。

琵琶弦上说眷恋,

立马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野史君:从醉梦之中醒来,唯有虚掩的窗幔,和紧锁的平台。小编独立中庭,看花开花落,还大概有大雨中双栖双飞的燕子。2018年青春的离愁别恨,溘然间又涌上心头。

蒲京 1

《临江仙·寒柳》

清·纳兰容若

飞絮飞花何地是,层冰大雪摧残,

疏疏一树五更寒。

爱她明月好,憔悴也连带。

最是繁丝摇落后,转教人忆春山。

湔裙梦断续应难。

南风多少恨,吹不散眉弯。

历史君:纳兰何以有此“憔悴也不无关系”,“南风多少恨”的伤心情调?清代时局正起劲,却有此醒名气的作家和词作者,真是可悲可叹可钦啊!

蒲京 2

《临江仙·英桃落尽春归去》

宋·李煜

樱桃落尽春归去,蝶翻金粉双飞。

刘雯啼月小楼西,

玉钩罗幕,难熬暮烟垂。

别巷寂寥人散后,望残烟草低迷。

炉香闲袅凤凰儿,

空持罗带,回首恨依依。

历史君:全词意境,皆从“恨”字生出:围城危险,无力反抗缅想以往的事情,触目伤情.开首“英桃”二句,以11月”樱珠落尽”的非凡景物寓危亡之痛。此时甚感宗庙难保,含桃难献,而又随春而归去“落尽”,伤痛良深。

《临江仙·梅》

宋·李清照

院子深深深几许,云窗雾阁春迟。

为何人憔悴损芳姿。

夜来清梦好,应是发南枝。

玉瘦檀轻Infiniti恨,南楼羌管休吹。

菲菲吹尽有不测。

暖风迟日也,别到及第花肥。

正史君:南渡四海为家的小说家也无意赏识灿烂绽开的小黄香,只是躲在房中,空任大好春光在身边悄悄流逝。一旦来到户外,春梅却又一度残败。当中,“憔悴损”、“玉瘦檀轻”等形象的写照,就疑似是南渡后在愁苦中煎熬的小说家外貌形态的描写。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