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一首精彩的宋词,宋词鉴赏

玉京秋

宋词向来有这样的审美特征,都是表达词人对此事此刻人生体验的直接反应。诗词和词人的人生完美交融。从这些诗词的体验当中可以看到彼时词人所经历的人生,词人当时所曾经有过的心理体验。

  周密  

图片 1

  长安独客,又见西风。素月丹枫,凄然其为秋也。因调夹钟羽一解。

今天我们看到的这首诗词就是词人对自己独客京华及相思离别的幽怨心情的真实体验。

  烟水阔。高林弄残照,晚蜩凄切。碧砧度韵,银床飘叶。衣湿桐阴露冷,采凉花、时赋秋雪。叹轻别,一襟幽事,砌蛩能说。客思吟商还怯。怨歌长、琼壶暗缺。翠扇恩疏,红衣香褪,翻成消歇。玉骨西风,恨最恨、闲却新凉时节。楚箫咽,谁寄西楼淡月。

烟水阔。高林弄残照,晚蜩凄切。碧碪度韵,银床飘叶。衣湿桐阴露冷,采凉花、时赋秋雪。叹轻别。一襟幽事,砌蛩能说。

  《玉京秋》为周密自度曲,属夹钟羽调,词咏调名本意。共两片,十二仄韵。作此调者甚少,且不属于七宫十二调之内。然音韵谐美,别具声情,值得治词乐者重视。

客思吟商还怯。怨歌长、琼壶暗缺。翠扇恩疏,红衣香褪,翻成消歇。玉骨西风,恨最恨、闲却新凉时节。楚箫咽。谁倚西楼淡月。

  “何处合成愁,离人心上秋”(吴文英《唐多令》),知秋之为秋者,莫若游子羁客。刘禹锡《秋风引》所云:“何处秋风至……孤客最先闻。”亦同此意。玉京,长安,并指首都临安。词人独客杭州,西风又至,心绪黯然,遂琢此词,以写其悒郁之怀。

这首古诗词就是周密的《玉京秋·烟水阔》。周密是宋代很有才华的一个词人。南宋末年在词坛上也很有名气。这首诗词是他的一首代表作,而且不光是这首词是他自己写的,词牌名也是他自己独创的。这样的一个有才华的词人,遭遇南宋末年之苦,其中的诗词情感基调就非常的悲伤。

  上片以景起意。“烟水阔”三字,起得高健。将一派水天空阔、苍茫无际的寥廓景象,尽收笔底,为我们展示了一幅广阔的背景。接下“高林”、“晚蜩”二句,一写目见,一写耳闻。寓情于景,境殊依黯。“弄”字是拟人的笔法,将落日的余晖依偎着树梢缓缓西沉之情态,表现得十分生动。好像是在哀伤白昼的隐没和依恋这逝水的年华似的。物与我,审美的主体与客体,就这样交融在一起了。草窗词工于炼字,即此可见一端了。“蜩”即蝉。寒蝉凄切,哀音似诉,与烟水残阳相映衬,便觉秋意满纸、秋声欲活了。

图片 2

  “碧砧度韵,银床飘叶”,意工句稳,是声色兼胜之笔。砧,指捣衣之石。因其漂没绿水之中,故冠以“碧”字美称之。因物赋形,便觉新而不怪。“度韵”,指有节奏的捣衣声响,荡漾水际,富有韵律的美感。“银床”,白石砌成的井栏。“银”谓石之白,与碧砧相对,用字殊炼,刷色尤为韶蒨。

因为他毕竟生活在末年。时刻面临着亡国的危险。这首诗词就写于客中秋思,他自己孤身一人来到了临安城。全词写自己的孤独,写自己的离愁别恨,更有几分悲秋之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