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bs传,贵客到访

败亦伟大

说NeXT是乔布斯的滑铁卢,一点儿都不为过。如果不是被苹果收购,乔布斯在NeXT将败得血本无归。但失败和失败也不完全相同。有的失败轻于鸿毛,有的失败则重于泰山。

NeXT虽然失败了,但NeXT留给苹果和电脑产业的遗产,其价值无法估量。

NeXT留给这个世界的第一份重要遗产,是NeXT的操作系统。这当然要归功于操作系统研发大师阿维·特凡尼安。

虽然销售业绩不佳,但NeXTSTEP仍足以在操作系统发展史上,占据一个里程碑式的地位。强大的Mach内核让NeXTSTEP拥有了超凡的性能和近似UNIX系统的稳定性。设计优雅的OpenStep接口标准,让操作系统和应用程序之间的交互更加清晰、简洁。更重要的是,NeXTSTEP操作系统创造性地将面向对象的开发方法与操作系统的应用开发接口完美结合,大幅降低了软件开发和维护的难度。

面向对象的特性是乔布斯大为推崇的亮点,他说:「当我1979年到施乐访问,看到图形用户界面的时候,在短短10分钟里,我就清楚地知道,世界上每一台电脑都应该像这样工作。你可以质疑,这个变革究竟需要花多长时间。你也可以质疑,在这个过程里,到底谁会胜出,谁会失败。但没人可以否认,世界上所有电脑最终都将在图形用户界面下工作。面向对象技术也是一样。一旦你理解了面向对象技术,你就会知道,世界上所有软件最终都将使用面向对象技术开发。你可以质疑这个过程需要花多少年,可以质疑谁会胜出谁会失败,但这个转变必然发生。」

乔布斯返回苹果后,一直在推动NeXT操作系统与Mac
OS的整合工作,但因为技术上的困难,这项工作花了好几年的时间。其间,Copland项目研发的不少新技术被融入到了Mac
OS 7的升级版Mac OS 8中,后续的Mac OS 9则是这个系列的最后版本。

1999年,基于NeXT技术研发的全新操作系统Mac OS
X(最后这个X是罗马数字10的意思,表示Mac OS
9的后继,但事实上已经是全新的操作系统了)的服务器版。2001年3月24日,桌面版的Mac
OS
X正式发布。直到今天,所有苹果笔记本、台式机上运行的操作系统,都是NeXT当年打下的基础,就连iPhone手机和iPad平板电脑上使用的iOS操作系统,也是NeXT一脉传承的结果。

Mac OS
X和iOS操作系统在设计上将NeXT操作系统内核的稳定性,面向对象开发的便捷性和苹果Mac
OS天生就具有的超凡用户界面结合得天衣无缝。乔布斯回归后,苹果之所以能起死回生,又能在2007年后凭借iPhone和iPad等「神器」在消费电子领域横扫千军如卷席,NeXT操作系统留下的遗产可谓居功至伟。

顺便提一下,Mac OS
X的每个版本都有一个公开的代号,而且都是猫科动物的名字。即便是不懂软件原理的人,看到这些有趣的名字,也会一下子喜欢上苹果的操作系统。

Mac OS X版本 发布时间 猫科动物代号

10.0 2001年3月 猎豹(Cheetah)

10.1 2001年9月 美洲狮(Puma)

10.2 2002年8月 美洲豹(Jaguar)

10.3 2003年10月 黑豹(Panther)

10.4 2005年4月 虎(Tiger)

10.5 2007年10月 豹(Leopard)

10.6 2009年8月 雪豹(Snow Leopard)

10.7 2011年6月 狮(Lion)

NeXT留给这个世界的第二份重要遗产,是经过重重磨难后回归苹果的乔布斯乔帮主。

12年前,乔帮主愤然离开苹果时,还是一个在管理上极不成熟的小伙子。12年间,像奥德赛一样漂泊在外的乔帮主经历了太多的挫折和失败。在这12年里,虽然事业不顺,乔布斯的个人生活却有了着落。他终于放弃了嬉皮士一样放荡不羁的生活方式,娶妻生子,有了美满的家庭。

无论遭遇过多少磨难,无论生活状态如何变化,乔布斯用技术改变世界的梦想始终都没有变。12年后,回到苹果的乔帮主是不是已经足够成熟,可以在他钟爱的苹果一展身手?他能不能再次创造奇迹,让苹果再次震撼世界呢?

这一次,乔帮主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从NeXT跟随乔布斯来到苹果的,还有他身边的左膀右臂──软件研发大师阿维·特凡尼安和硬件研发大师乔恩·鲁宾斯坦,这些人都是NeXT留给乔布斯和苹果的无价之宝。

NeXT成长过,失败过。乔布斯迷茫过,沮丧过。但NeXT远没有完结。NeXT留下的人和技术正在苹果悄悄积淀和凝聚,等待着一飞冲天的时刻。

贵客到访

创新工场董事长兼CEO李开复经常回忆起与乔布斯第一次见面的情形。那是1989年初冬的一个周末,匹兹堡的天气寒意逼人。依山而建的卡内基·梅隆(Carnegie
Mellon)大学像依附在城市边上的一座公园,在明亮的阳光里,显得愈发清新而宁静。

当时在卡内基·梅隆任助理教授的李开复在家中接到了导师拉吉·瑞迪(Raj
Reddy)从学校打来的电话。

「嗨,开复,」瑞迪的声音听上去很兴奋,「今天有位贵客来拜访我们实验室。你能到学校来一趟吗?我想,你一定有兴趣在他面前演示一下你的语音识别系统。」

「哦?他是谁呀?」李开复好奇地问。

「是一位很重要很重要的人。你一定迫不及待地想见他。他叫史蒂夫·宙普斯。」

「史蒂夫·宙普斯?」李开复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怔了一下,才恍然大悟,「哦,哦,您说的是史蒂夫·乔布斯?苹果的创始人?」

「对,就是他!」瑞迪教授讲话有些印度口音,难怪李开复一开始没听清楚。

「真的?我马上就可以见到乔布斯?」李开复开心得像个孩子。

赶到校园,李开复看见瑞迪教授身边站着一个高大帅气的小伙子,西装外面套着一件浅灰色长风衣,俊削的肩膀,深邃的眼神,与《英雄本色》里的小马哥颇为神似。他就是已经离开苹果4年,正为推销刚发布不久的NeXT电脑而四处奔走的史蒂夫·乔布斯。

李开复给乔布斯演示了自己发明的世界上第一套非特定人连续语音识别系统。演示非常成功,乔布斯连声称赞:

「哇,太神奇了!这是能改变未来、能撬动地球的技术!」

听到苹果公司的创始人夸奖自己,李开复心里高兴极了,他还以为,乔布斯没准儿会投资或购买自己发明的专利技术。但他很快发现,乔布斯夸奖自己,其实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乔布斯此行的目的,主要是和计算机系谈合作,推销NeXT电脑,而不是考察某种新技术。果然,话锋一转,乔布斯对李开复说:

「你的语音识别系统是在Sun工作站上实现的,对吗?你知道吗?我们的NeXT工作站比Sun更快、更强。我们使用的操作系统NeXTSTEP是基于你们卡内基·梅隆大学的Mach内核研发的,代表着未来技术,有最好的图形用户界面,最灵活的面向对象开发模式。如果把你的语音识别系统移植到NeXT电脑上,效果一定会好很多。」

就这样,乔布斯用他出色的营销天分赢得了卡内基·梅隆大学的订单。一批NeXT工作站在不久后驾临计算机系的实验室。李开复也尝试着把自己的语音识别系统移植到了NeXT电脑上。不过,试用结果让李开复大失所望。虽然NeXT工作站提供了更人性化的开发和使用界面,但NeXT的速度比当时李开复使用的Sun工作站慢了不少,并不像乔布斯介绍的那么强劲。这对最关心CPU速度的语音识别系统来说,简直就是个悲剧。

但无论如何,乔布斯的卡内基·梅隆之行都给李开复留下了难忘的印象。后来,李开复加盟苹果时,乔布斯仍在执掌NeXT公司。而李开复从苹果离开后不久,乔布斯就返回了苹果。两人始终没能在一家企业共事,说起来,也真算得上一大遗憾。

李开复所在的卡内基·梅隆大学对于计算机科学领域的研究者、学生、工程师而言,简直就是个圣地。这里汇聚了世界上最顶尖的研究人员,拥有难以计数的一流科研成果和专利技术,其影响力丝毫不亚于武侠世界里的少林、武当。李开复的导师拉吉·瑞迪就是一位图灵奖获得者,地位差不多相当于武林中的一派宗师。除了李开复外,瑞迪还培养过Java语言的发明人──詹姆斯·高斯林(James
Gosling)──这样的高徒,的确名不虚传。

在卡内基·梅隆,类似的大师级人物还有很多。有一位名叫里克·拉什德(Rick
Rashid)的牛人早在几年前就引起了乔布斯的注意。1985年,拉什德教授开始在卡内基·梅隆带领一个团队从事下一代操作系统内核的研究。基于最前沿的「微内核」理论,拉什德的团队成功地研发出类UNIX的全新操作系统内核Mach。

乔布斯一见到Mach,就立刻意识到,这种代表未来的操作系统内核与同样面向未来的NeXT电脑简直就是天生一对儿。一不做二不休,乔布斯干脆跑到卡内基·梅隆大学里,针对拉什德教授及其团队,展开了声势浩大的「挖角」工作。

很遗憾,乔布斯没能说动拉什德教授。拉什德于1991年加盟微软,并很快成为领导微软全球研究院的资深副总裁。但乔布斯还是成功地从拉什德教授的团队里挖到了一个编程天才。说来凑巧,这位编程天才还是李开复在卡内基·梅隆时的同班同学,他的名字叫阿维·特凡尼安(Avadis
Tevanian)。

特凡尼安是亚美尼亚裔美国人,在卡内基·梅隆读书时,就显示出了非凡的编程天赋。据李开复的回忆,特凡尼安在班里虽然理论学习并不突出,考试成绩很一般,但动手编程的能力绝对出类拔萃。再难的问题,再复杂的逻辑,一经他手,很快就能变成一行行精妙的代码。特凡尼安在拉什德教授的Mach团队里早就是独当一面的人物,乔布斯一开始就牢牢锁定了他,软磨硬泡地把他挖到了NeXT。

后来,特凡尼安随着乔布斯回到苹果,并将自己在Mach和NeXTSTEP上的积累沿用到苹果新一代操作系统Mac
OS X中,成为苹果软件领域里的第一牛人,也被称为「OS
X之父」。更重要的,特凡尼安也是乔布斯回归苹果后,帮助乔布斯力挽狂澜并再创辉煌的三驾马车之一。另外两架马车分别是主管产品设计的乔纳森·艾维(Jonathan
Ive)和主管硬件与工程的乔恩·鲁宾斯坦(Jon
Rubinstein)。当然,这些都是后话,我们暂且不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