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幼仪之笑解烦恼结,徐志摩诗集

  消除了烦恼!

只是如果时光流转,她能重来一次,我却希望她少些“平常心”,多些自己的欢愉。

  莫焦急,万事在人为,只消耐心

坐下来翻看墙上挂着的书,便看到了诗人徐志摩的这首诗。

  这结里多少泪痕血迹,应化沈碧!

四万万生灵,心死神灭,中原鬼泣!

  来,如今放开容颜喜笑,握手相劳;

(二)

  如何清结?

虽严密,是结,总有丝缕可觅,

  一

徐志摩于1922年11月8日发表于《新浙江-新朋友》

  如何!毕竟解散,烦恼难结,烦恼苦结。

这大概就是诗人的爱吧,隔着玻璃的神魂颠倒,沉迷也只得此刻;而不是手贴着脸的柔情,和为了这份柔情的长久打算。

  四千年史髅不绝,

如何!毕竟解散,烦恼难结,烦恼苦结。

  咳,忠孝节义!

来,如今放开容颜喜笑,握手相劳;

  却不过把人道灵魂磨成粉屑,

分开未必是遗憾,至少对张幼仪来说,离异不是她人生一眼望得到底的结局。她重拾学业,在德国开始了她新的人生。后来回国,她是东吴大学的德文老师,是上海女子商业银行的副总裁,是云裳服装公司的总经理,是国家社会党的党财务,她的能力终于有了施展的天地,她的魅力,也终于有人欣赏。

  三

如何清结?

  这千缕万缕烦恼结是谁家忍心机织?

这烦恼结,是谁家扭得水尖儿难透?

  可不是抬头已见,快努力!

看着张幼仪的“前半生”,常常会替她觉得委屈,不过这个内心强大的女子,似乎从不抱怨,就这样默默地承受生活给她的一个个重击,也没打算要为自己所承受的痛苦讨个说法。小编前些时间很是为“平常心”一词伤透脑筋,现在冷静下来慢慢体悟,或者,像张幼仪这样,便叫做平常心吧。

  四万万生灵,心死神灭,中原鬼泣!

看到“送幼仪”三字,还以为是看差了,一直以为如徐志摩这般率性又自私的人,大约是懒怠将发妻写进诗文的。朋友新近热恋,对徐志摩无限鄙夷,不住地指责渣男。看过这篇诗文之后,我的那点最初的诧异便也消散了。果然,还是那个对于原配妻子无限薄情的渣男啊,即使是送诗,也只是庆贺自己重获自由。写在张幼仪生下第二个孩子之时,写在逼迫张幼仪离婚之后。

  二

东方晓,到底明复出,

  如今这盘糊涂账,

此去清风白日,自由道风景好。

  虽严密,是结,总有丝缕可觅,

上周末和朋友在商场闲逛,无意间发现一家古色古香的茶店,名为“茶颜观色”,便进店点了两杯两生花,茶名虽然取巧,却也没什么惊艳的味道,似乎是洛神花做的,酸中带了一点微甜。

  听身后一片声欢,争道解散了结儿,

签好离婚协议后,徐志摩跟着张幼仪去医院看了小彼得(二儿子),张幼仪回忆,“他把脸贴在窗玻璃上,看得神魂颠倒”,“他始终没问我要怎么养他,他要怎么活下去。”

  忠孝节义——咳,忠孝节义谢你维系

可不是抬头已见,快努力!

  黄海不潮,昆仑叹息,

如今这盘糊涂账,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