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随魂断,徐志摩诗集

  雁儿们在云空里飞,

“不瞒你说,我都想看了。常听人类念叨‘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那景色定然美极。”她心驰神往,恨不得留下来一睹雪飘万里的美景。

  雁儿们在云空里飞,

时近黄昏,残阳如血。浸染了夕阳余晖的晚霞漫抹半边天际。

  看她们的翅膀,

还是他觉察出了不对劲。他倏然展翅而起,焦急地对大家发出警告。

  昏黑迷住了山林,

他看向她,轻轻晃了晃脖子,澄澈的眼神里绽出笑意。

  晚霞在她们身上,

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

  这时候有谁在倾听

他看着她笑而不语。

  孩子们往哪儿飞?

“你先吃,轮值替换我时我再吃罢。孩儿们怎么样了?”

  有时候匆忙。

呼啦啦一阵风声掠过,动作机敏的大雁们急遽飞起。

  有时候纡回,

“夫君!!”她凄厉地叫喊,飞扑向那张快速收起的网。

  有时候伤悲,

猩红点点,妖冶绚烂……

  昏黑里泛起的伤悲。

一片水草丰茂的湖边芦苇荡里,南飞的雁群正在这儿落脚休息。湖里的鱼儿太过肥美,他们美餐一顿后,大多都已将脑袋伸入翅底,卧在岸边休息了。

  听她们的歌唱!

里面有她的唯一,她的信念,她的,那个他。

  晚霞在她们身上,

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有时候欢畅。

他警惕地又观察一下四周,无风的芦苇荡纹丝不动,安静得近乎静谧。

  前途再没有天光,

从一开始就喜欢这样的她,无论多疲累,内心总是雀跃着对生活的热情。

  昏黑催眠了海水;

她展翅冲向云霄,最后看了一眼残阳,想着今世或者来生,再也不想见到这种诡异到窒息的血色了。然后她闭上眼睛,以此生最美的姿态飞旋,俯冲,轰然落地。

  她们少不少旅伴?

图片 1

相关文章